一肖一码·期玛期期准|复试连码专家

田其湜,書法傳承的鋪路石

來源: 人民網日期:2019-05-02 00:00
字體: 【 瀏覽量:1

  截至1月25日,田其湜已經出版20多本書法書籍。(資料照片)雷鴻濤 攝

  田其湜出版的部分書籍。 雷鴻濤 攝

  古往今來,一個漢字在書法中可以有多少種寫法?

  4月下旬,見到田其湜,他自豪地向記者展示他編纂的兩套書法工具書——《六體書法大字典》《重訂六體書法大字典》。“在我編纂的書法大字典里,同一個漢字,最多提供了160種寫法。”田其湜樂呵呵地說,很多字的寫法,和記者的獨家新聞一樣,僅此一家有。

  田其湜,曾是麻陽新華書店的倉管員,現為省書法家協會會員,懷化市書法家協會理事。編纂這兩套書,田其湜傾注了整整26年心血。2018年8月,《重訂六體書法大字典》正式出版;該書在全國大中城市新華書店發行,還銷往海外。田其湜的兩套書均被國家圖書館收藏。

  倉庫管理員愛上了書法

  書法的六體,是指大篆、小篆、隸書、楷書、行書、草書。《重訂六體書法大字典》出版后,受到了書法界的高度評價,被認為是“書法界的一大盛事”。

  中國書協副主席劉洪彪先生說:“上、中、下3冊,可稱巨著了,是很成功的編纂工具書。”

  “該書字體齊全,字儲量大,涵蓋了甲骨文、金文、古文、汗簡、陶文、錢幣、楚竹簡、秦漢簡帛、漢印文、銅鏡銘文、漢唐碑額篆、隸、楷、行、草等書體60余種。”知名書法大家李鐸說,編者的驚人毅力和敬業精神令人感佩。

  “該書范字多,信息量大。包括古代書法家和現代書法家的同字不同寫法,匯集古今,彰顯了每個書法名家的特征風格和書法面貌。”著名書法家、中國書法家協會理事楊廣馨評價說。

  記者翻開《重訂六體書法大字典》,看到“鼠”這個單字就有29種寫法。字頭由田其湜用楷體書寫。知名書法家李立用“飛白篆”體寫的“鼠”,書寫風格可謂“密不容針,寬可走馬”。知名書法家王超塵用隸書寫的“鼠”,字體繼承了秦漢隸書的風格。甲骨文的“鼠”為象形字,該字看起來像一只老鼠。田其湜在該字下面標注“屯3847”,意為取自《小屯南地甲骨》,其在其他工具書中是找不到的。此外,該書還收錄了王羲之、蘇軾、齊白石等名家書寫的風格迥異的“鼠”字。

  田其湜與書法結緣,始于1980年。當年,田其湜進入麻陽新華書店工作,擔任倉庫管理員,需要在包書紙上用毛筆寫“貼頭”,記錄書籍的書名、出版時間、出版社存書量等信息。為了把工作做好,他臨摹古人的字帖。“一開始只是把書法作為工作助手,后來發展成了興趣愛好。”田其湜說。

  兩年后,田其湜遇到了他書法的啟蒙老師滕明瑞、張鴻初先生,之后又相繼拜知名書法家李立、顏家龍、符陰闿為師,學習楷書、篆書、草書和篆刻。

  田其湜生活上很節約,但購買書法書籍時毫不吝嗇。1984年,他花了近一年工資300多元購得《小屯南地甲骨》,并視為“珍寶”。2011年,田其湜和妻子滕明慧去北京、天津、南京、江西、長沙等地進行了近一個月時間的“采稿”,一次就購買了3萬多元的書法書籍共80多本。

  1992年,在學習刻印時,田其湜需要找書法工具書。“為了找一個字,我查找了很多的相關書法書籍,發現很費力。”田其湜說,當時受元代書法家趙孟頫的《趙孟頫六體千字文》啟發,心想:“如果能編寫一部上檔次的書法工具書,給廣大書法愛好者學習、創作和書法研究提供方便,那是一件多么有意義的事情啊。”由此,他確定了《六體書法大字典》的選題。

  堅持26載編出兩套書法大字典

  “哪有個人編纂大型工具書的?”

  田其湜這個“選題”推出后,沒有得到親友的認同。他們覺得大型的工具書,需要專業團隊才能完成。

  當時,李立先生非常支持他,家里相關書籍、資料借給他用,還給他補寫了很多范字,并給出版社推薦。

  田其湜介紹,《六體書法大字典》稿字的來源,以出版物為主,以及請書法名家補寫范字等。田其湜有個習慣,他平時喜歡集字資料,哪怕只有一個字,一張圖片,他都積攢起來,作為素材。現在,《六體書法大字典》中很多字都是“查無存稿”。如,“鶴”字,其“南宋刻石”是個很獨特的小篆,有象形文字趣味,又有裝飾性、變形美等多種元素。該字是田其湜平時閱讀時收集的,在別的工具書中找不到。

  經過11年不懈努力,在曾主陶、黃楚芳、廖鐵3位出版界人士的相助下,2004年7月,《六體書法大字典》正式出版。該書收集單字字數共4856個,重文總字(含字頭)共計12萬余字,填補了我國漢字六大字體歸納匯總方面的空缺。

  書出版后,田其湜經常不停地翻閱,不是找自豪感,而是自我“挑刺”。他發現,該書存在多處錯誤和重復字,還有些字質量差。2005年,他萌發了重訂此書的想法。

  2005年5月,田其湜突發腦溢血,“在鬼門關走了一遭,幸虧搶救及時,才撿了條命。”滕明慧回憶,住院期間,田其湜跟她提的最多的就是,他想抓住有限的光陰完成重訂此書的夙愿。

  重訂《六體書法大字典》并非易事。其中,工作量最大的,當數請書法名家補寫范字了。

  緣何一定要請書法名家補寫范字?田其湜的看法是,書法藝術的傳承發展應該跟隨時代步伐,不能守舊,“我看重書法文字藝術的延續、繼承和發展。如果沒有書法名家補寫范字,這套書也可以出版,但質量檔次就會低幾檔。”

  2011年,他前往北京到中國書法家協會辦公樓,想找幾個書法名家為該書補寫六體生字。“一開始辦公樓我都進不去。聽說我來‘求字’,守門的大爺說,名家的字都是要錢的,你不會是騙子吧。”田其湜只得一個勁地解釋,編書法工具書是公益性質的,自己也貼錢。編纂其間,幸虧得周用金、湯厚松兩位友人相邀國內9位知名書法家補寫范字,才得以完成。

  “編纂這兩套書,兩次得到20多名國內享有盛名的書法名家鼎力支持,對六體不全的漢字免費補寫范字。”田其湜欣慰地說,其中,著名湘籍書法家王超塵先生年過90歲,還為該書補寫范字。

  2018年8月,《重訂六體書法大字典》由北京榮寶齋出版社正式出版,發行海內外。中國書法家協會原主席張海先生題寫書名,著名書法大家李鐸先生作序。該書分3冊,共計3100余頁145000余字。

  出20多本書是為了社會需要

  熟悉的人都知道,田其湜做起事來喜歡“較真”。《重訂六體書法大字典》的5100多個小楷字頭,就是他從自己書寫的4萬字中精選出來的。他說:“是想讓字頭與書中的書法藝術融為一體,使整套書中更富有藝術氣息。”李鐸先生在序言中說:“編者以精湛小楷書寫字頭,又給此書增加了新的亮點。”

  “這是我的恩師李立贈給我的4個字,告訴我學書法的路很長,鼓勵我要有遠大抱負,不能只看眼前利益。”田其湜指著墻上的一幅書法作品說,這4個字影響我一生。記者一看,是“任重道遠”。

  “老師教我編書寫字和做人一樣,必須精益求精,馬虎不得。”田其湜說,藝術無止境,活到老,學到老。田其湜在其60歲的時候,拜在我國當今篆刻大師熊伯齊先生門下,學習篆刻藝術。

  田其湜愛編纂書法書籍,截至目前,他已出版了20多本書法書籍。其中《古今書法集匯》10冊,分甲骨文、大篆、小篆、隸書、楷書、行書(一、二)、章草、行草、狂草等。此外,熱銷的還有《中國二十世紀十大杰出書法家作品匯集》《小學生鋼筆楷書字帖》等。

  田其湜指著書房里《重訂六體書法大字典》的14本書稿說,這14萬多字,都是其妻子一個個手工剪貼上去的。《重訂六體書法大字典》正稿經兩次排版,用正稿紙經過一年多時間粘貼完成。幾乎每天要工作16小時。“要感謝的人很多,特別是我的妻子。”他深情地說。

  出書很多,他說并非為了賺錢,自己想得更多的是為社會所用。田其湜說,編纂這些書把畢生積蓄都投進去了。看到自己編纂的書得到社會廣泛認可,他認為所有的付出都值得。“愿做中國書法傳承發展路上的一顆鋪路石,為中華書法傳統文化傳承出一份力。”他欣慰地說。(記者 肖軍 雷鴻濤 通訊員 申炅靈)
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
微信

手機APP

一肖一码·期玛期期准